5.0

2022-08-30发布:

岛屿里的森林

精彩内容:


今天氣象正好,小優正高興地籌備著行裝,因爲今天是她的老師請同學們去旅行的日子。小優她正16歲,青春可人的樣子,散發著陣陣少女氣味。35d的巨乳,令很多鹹濕男人都喘不過氣。健康白滑的肌膚,加上線條性感的美腿,很容易引人犯法。小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背心,緊緊的包著宏大的乳房,透出了兩對大奶的完善曲線。下半身則穿著米綠色的短褲,兩條誘人的大腿毫不保存地展現出來。拿起一個渺小的旅行袋,小優走到屋門前。
  小優大叫說:「我出門口了~~」媽媽:「警惕上路啊~~」小優高興地跑了出門口,往碼頭方向走去。漸漸到了正午時分,太陽正高高的挂在天空的中央,使地上有種熾熱的感到。小優走了十多分鍾,身材已經開端流汗,好在碼頭不遠,已經差不多達到了。去到了碼頭,見到了她的班主任陳老師和另一名男人,但卻見不到有一位同學。
  小優好奇地問:「咦?小霞她們未來嗎?」陳老師:「啊,真不巧。她們早上突然打來說沒空,全都來不到呢!」小優:「不是吧……」聽見了同學都沒來,小優沒精打采地說。
  陳老師:「不要緊吧,我這位朋友以前是導遊來的,一會到了目標地他可以帶我們去玩呢。」王叔叔:「小妹妹你好,你可以叫我王叔叔啊!」王叔叔握著小優的玉手說,眼卻凝視著小優的胸脯。
  小優:「啊……王叔叔你好……」陳老師:「時間不早了,我們快點出發吧!」叁個人就上了陳老師的小型遊艇上,開船向目標地出發,駛向浩瀚的大海了。
  陳老師30多歲,是小優學校內的班主任,他平日對小優總是和氣可親的,所以小優對他沒有甚幺戒心。在船上,小優坐在船頭看吹風看風景,而陳老師和王叔就在船倉裏關著門說話。
  王叔笑淫淫地說:「你沒介紹錯,這妞兒很正點呢!」陳叔叔面目也變得淫穢:「嘿嘿,一會兒船駛遠了我們便開端吧。」王叔:「想起就開心呢……叽叽……」陳老師一心想騙小優到來把她輪姦,但小優還毫不知情……過了廿多分鍾,王叔從船倉裏走了出來,到小優旁邊坐下來。
  王叔:「來!口渴嗎?飲點東西吧。」王叔把手上的黃色飲料拿給小優,小優正好有點口渴,一聲道謝就飲了。
  王叔陰險地凝視著小優,心裏暗地笑著。
  王叔:「好飲嗎?」小優:「嗯!好味呢~ 」小優已經把整杯飲料飲得一乾二淨。 王叔:「那幺……有甚幺感到呢?」王叔的手不規矩地摸向小優的大腿上。
  小優:「啊……有點暈暈的……還很熱啊……這杯是甚幺……」小優四肢痠軟無力,天旋地轉的,陷入了半昏迷狀態。這時王叔展露了真面目,雙手抓在小優的巨乳上,嘴巴向身上的肌膚吻去。
  王叔:「嘻嘻……小妹妹,你很正點啊!!」小優:「唔……啊……你在……做甚幺……?嗯嗯……」王叔開端狎玩著小優,這時陳老師也出了來。
  陳老師:「嘿嘿……我們帶她到室內玩吧。」兩人把小優拉入了船倉內,王叔把小優的小背心脫掉,小優宏大的美乳彈了出來。兩人雙手一起把玩著乳房,陳老師從後把小優的短褲脫掉,只剩下粉紅色的小內褲。王叔邊和小優接吻,雙手把奶罩一下子扯脫,品嚐這吸手的巨乳。春藥正要發作,小優迷迷煳煳的……只有輕輕地呻吟著。
  兩人逐漸的吻遍小優身上各個部位,小優的身材已經一絲不挂地任人魚肉。
  陳老師用手撫摸著陰部,吃了春藥的小優下體已經濕濕的流滿淫水,還不經意的淫叫著。而小優的香唇上已沾滿了王叔的口水。
  前戲玩夠,陳老師掉下褲子,握著粗大的陽具,把小優的屁股擡高,慢慢的向粉嫩的陰道深處插入……小優還是處女,陰道窄得很,被粗大的陽具插入,下意識苦楚地呻吟著。陳老師爽得流著大汗,起勁地抽插。也是春藥的緣故,小優已經由苦楚慢慢變成高興,開端放蕩的呻吟。下體淫水不斷溢出,「啪!啪!

  啪!」每下抽插碰撞都傳出水聲。王叔則按著小優的頭,把黑拗醜陋的陽具插入小優的嘴內口交,看著俏麗動人的小優正在自己的胯下淫辱,使王叔高興得樂在其中。小優像狗的被兩個男人左右淫玩,成坐船倉內都傳著淫賤的叫聲。
  陳老師:「啊……啊……我要射了!!」陳老師一下子把陽具插到底,精液咕噜咕噜的全灌了入深處。正好王叔也正要射,龜頭直頂到喉嚨處,精液一陣陣的射入食道內。兩人把陽具拔出,交換了地位再玩多次。春藥的效率太強,加上小優的第一次就被連幹著,受不了暈了過去……迷迷濛濛的……小優漸漸醒過來,創造自己裸著身材,雙手被綁在凳旁的柱上。下體和嘴巴還沾著精液,發出陣陣腥臭。小優知道自己陳老師被輪姦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用力擺脫開繩子。這時陳老師走了進來。
  陳老師:「醒了嗎?小優」小優沒有說話,只用怨恨的眼神望著他。陳老師走到小優身邊蹲下來,用手輕輕的掐著小優的臉頰。
  小優:「你別過來!」小優反抗著。
  陳老師吻著小優的臉,左手向小優的下體摸去。小優下體被撫摸著,腦中突然傳來剛才迷煳中被幹得高興的感到,下體慢慢濕了起來,癢癢的,很想叫老師手指插進去,但又對老師十分仇恨。小優看見自己的反響,感到自己十分淫蕩,心中存著很大的牴觸。
  正當陳老師的陽具正慢慢硬起,要幹多一次時,船身突然左右搖晃,這時王叔慌張地走了進來。
  王叔:「糟糕!本來今天番風,四周的海浪很大呀!!」陳老師:「不是吧!我們正駛出了公海的遠處呢!」之後兩人急忙出了船倉。
  只剩下小優一個人。船只搖得愈來愈厲害,小優畏懼得大叫著,突然整艘船被抛起,船頂的電燈掉了下來,正正打在小優的頭上,小優再次暈倒了……再次醒來時,小優創造自己跪在地上,雙手被綁吊在樹枝上。看一看四周,創造有很多野獸在圍著自己,只只都張開口,想把她吃掉一樣。當中有一只未見過的,是一只人面猿。人面猿的鼻子很大,眼睛渺小,身材瘦削,四肢細長,看上去還是像一頭野獸。而看上去最顯眼的是那條粗大的陽具,形狀與人類無分辨。
  看來它像是這森林的王,而大蟒蛇是擄她回來給人面猿吃掉。
  小優畏懼就這幺給吃掉,而猴子是有靈性的動物,所以小優一直用憐弱畏懼的眼神望著人面猿,盼望會放她一馬。突然人面猿叽叽呱呱叫了兩聲,四周的動物都走了。人猿走到小優面前,看來不是想吃掉她,小優也鬆了一口吻。小優和人猿四目交投,小優創造這人猿十分醜陋。人猿的眼力漸漸下斜,露出絲絲淫邪地盯著小優的巨乳。小優看見人猿的陽具好像慢慢勃起,心知不妙,這次到被野獸強姦。人猿的外貌像人,表情也變得猥瑣,雙手擡起一抓,就抓在小優的大奶上。小優反抗呼叫,人猿突然目露兇光,張開大口,吼的一聲恐嚇著小優。小優恐怕被殺逝世,只好任由魚肉……人猿使勁地搾著,搾得小優的乳房十分痛。人猿慢慢伸出長長的舌頭,口水多得在舌頭上吊下來,舔她的巨乳,再慢慢舔到小優的臉頰,口水傳出陣陣異味。
  小優只好閉上眼忍耐著。人猿用力一扯,把小背心撕破了,看著兩對又大又白的奶子,貪心的舔啜起來。
  「唔唔……啊啊……」小優不自覺呻吟著。人面猿再舔到上臉上,突然舌頭滑了入小優的小嘴內。
  「啊……嗯唔……」小優儘量抗議,但人猿卻已慾火焚身,毫不理會。
  濕吻了一會,直到長舌頭離開了,小優才敢張開雙眼看。一張開眼,小優看到的是一條紅色的陽具,正硬硬的勃起,四周布滿的青筋不停跳動著,十分可怕。
  人猿把小優的褲子脫掉,小優的私處正無保存的在一頭野獸面前。人猿把小優雙腿擡起,舌頭不停在陰道外打轉。
  「啊……不要呀……」小優的私處高興了起來,她想把這感到抑壓。但人猿把長長的舌頭伸進陰道內來回移動,刺激著漸漸漲大的陰核。
  「噢!啊啊……啊……求求你停下來……不要這樣……」小優高興得高潮了,淫水不停噴出來,人猿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把淫水吃進小優全身發熱,慾望已安排了理性,張開雙腿示意人猿快些插入。人猿真的有靈性般,握著熱燙的陽具一下子插入去。
  「輕力點啊……啊啊~~!人家……受不了啊……」長長的陽具不停抽插,小優不停淫賤地呻吟著,全部森林變得有一種快活的氣氛。人猿抽插的速度十分快,不久,一股股精液射入了陰道內,但人猿卻沒有停下來,還不停地抽插,不時發出陣陣喘氣聲。
  「唔唔……嗯……啊啊……你快要幹逝世我了……」就這幺一直幹,到人猿射了5次精才停了下來,精液比人類的更濃郁更腥。精液多得流在地上一大灘,小優的陰道內還有很多像不完的慢慢流出。
  小優渾身無力,雙手仍被吊著,不停地喘氣,人猿走去她身邊,把她鬆綁,之後帶了她去一個洞穴內。洞內不深,盡頭有一些乾草鋪在地上,還有一些簡略的工具。它帶小優到這裏坐下後,叽叽呱呱的就走了出去。小優一個人坐著,想了想,要逃走就是機會了,但當她想離開時,卻有點遲疑……小優也不知自己爲何會遲疑,她呆了般在想著……想起人猿的大陽具,下體慢慢變得痕癢難當。但小優努力用理性去把持自己,心坎不停掙紮著。
  在小優遲疑不決時,人猿回來了,還帶了一些生果回來。人猿把生果放到小優身旁,就坐在一邊看著小優。小優呆了的望著人猿。
  「嘻嘻……」小優知道人猿找東西給她吃,傻笑起來。小優吃著,人猿又用兜帶了水回來給小優飲,對她仔細照顧。小優被人猿打動了,反正走不了,以後就留在這裏,做人猿的妻子。
  到了晚上,人猿帶了木柴回洞內生火照明,小優找了一件豹皮做了兩塊布,一塊包著胸脯,一塊做了短裙,令飽滿的身材有點野性的味道。人猿看著小優,陽具不自覺地又慢慢漲起來。小優一副含蓄的模樣,主動走到人面猿面前,用手握著它的陽具高低套著,嘴巴吸啜它的龜頭。
  「嗄……嗄……」人猿呼吸開端急速。小優慢慢吻上人猿的臉,把人猿的舌頭吸入口中啜食,人猿的口水還在嘴邊流到雙對巨乳上。
  「來……幹我吧,好老公」小優把身上的皮衣脫下,飽滿誘人的身形再光熘熘的展現給人猿面前。她跪在地上,屁股高擡著對向人猿,纖手不斷撫摸自己那濕潤的陰道,勾引人猿來幹她。人猿伸出舌頭喘著氣,手握著粗大火紅的陽具,在陰道外打轉再插進。
  「嗯嗯~~……啊啊……老公大人……我要你的小母狗……你幹逝世我吧……」小優已經由純情少女變成卑賤的蕩婦。人猿好像聽得懂似的,雙手握著小優的大屁股,推車式地幹著,以比起所有男人也幹得更快的速度抽插著,而小優就像頭母狗般趴在地上淫叫著。
  人猿的上身彎下,長長的舌頭在小優的玉背來回上舔舐,雙手抓緊胸前的搖擺的大奶子,連番呱叫下把精液噴射在陰內。小優在同一時間高潮,陰道旁的肉壁抽搐著緊包著人猿的陽具,淫水溢出濺向人猿的肚子上。人猿的性慾特強,一次那會足夠?沒停下來的持續抽插著小優的淫穴。
  「啊……好老公……你很棒……小母狗快被給你幹逝世了啊……啊……嗯」小優血液沸騰,俏麗的臉頰已變了紅蘋果一樣,享受著每一刻人獸亂交的快感。
  長長夜晚,在漆黑的森林中只有柴火照明的昏暗洞穴內,一位少女正在和一頭人猿猖狂作愛,不知換了多小個姿勢,一直幹到明日的晨早。
  小優在朦胧中醒來,創造只有自己一個躺在洞內,身上蓋上了一張草蓆。 是好老公替自己蓋上吧,現在出了外打獵。小優感到十分幸福。穿回豹衣,小優行了出洞外四處走走。出了洞外走到樹林沼澤的處所,四維的動物都對她十分尊重,因爲已經知道了她做了大王的妻子。中午時。
  小優走回洞內,創造人猿還未回來,但下體已經癢癢的,很想幹。這是因爲人猿的精液當中,含有一種物質會令人類女性陰道更加高興,久而久之更會上瘾,發作時下領會極度發癢,淫水溢出,必需要精液來慰藉才可。
  小優已經按鈕不住,躺下在地上,手指慢慢向濕潤的嫩壁上插入。「嗯……嗯啊啊……」手指快速地在陰道內抽插,小優全身發熱,流著汗水地呻吟著。
  「唔唔嗯啊啊~~」爽得高潮了,淫水陣陣射出,但沒有精液的慰藉,下體的發癢還沒消去。小優喘著氣,身材不停流汗,下陰的瘾子沒解決使她苦楚難當。
  在高興得難受之下,小優腳步蹒跚的走了出洞外,期間淫水不斷在大腿之間流出。
  正好前方有一只野馬走過,小優走到野馬前,手套著野馬那巨型的陽具,雙唇向野馬吻去。
  「馬大哥……小母狗很辛苦哦……你可以幫幫我嗎?」小優跪下,爬到野馬的跨下,野馬的陽具被小優連番觸摸,慢慢的勃起來。小優看見宏大的陽具勃起,饑渴的伸出舌頭,向陽具上舔去。野馬的龜頭比小優的拳頭還大小許,難以能夠插入小優的幼洞中。整枝陽具都已經被小優舔得濕淋淋,而小優慢慢集中舔龜頭上馬眼的地位,盼望精液能快點射出。
  開端慢慢有澹澹的精液從馬眼裏流出了,小優連忙吃著,雙手不斷高低套著陽具。現在的還吃不夠,小優用力把嘴巴張大,剛好吞下全部龜頭,現在龜頭被暖暖濕潤的口腔包著,加上小優賣力地吸食,野馬終于高潮,噴出大批精液。
  「唔唔……啊……唔嗯……」小優滿足地把精液吞下,還趴下把流在地上的吃光。在小優吃著時,野馬突然跑開,因爲有一只獵狗從後走近。小優吃得太投入,還未注意到。
  「啊!」小優突然感到下體一漲,然後被一只尖尖的東西抓著背部,轉頭一看,才創造獵狗正擒著她幹,或許是獵狗剛才看見小優吃精的蕩樣被吸引過來吧獵狗此刻正擒著小優的玉背從後勐幹著小優那早需慰藉的淫穴。
  「啊……狗哥哥……你來得正好……來!幹我吧……幹逝世小母狗……」小優把屁股擡高,使獵狗的陽具插得更入,更深。獵狗開端氣喘,口水從血盆大口流到小優的嘴邊,小優的臉感受到獵狗呼出的熱氣。
  「來……狗哥哥……把你的精液全都射出來吧……射逝世小母狗……唔啊啊……」小優高潮了,獵狗也怒吼的一聲,把狗精都射進小優的淫穴內。一陣不能言喻的快感,從陰道沖上嵴椎,走遍全身再走回下陰,小優全身震了震,身材漸漸鬆了下來。
  小優親吻了獵狗,然後獵狗就滿足地走了。但是過了一會,小優的陰道再發癢起來……「嗚……都是好老公的肉棒才幹滿足我……」小優邊想著邊走回洞中。人猿終于回來了,今天帶了兩只兔子和一只山雞回來。剛才的精液已經吃得飽飽了,小優走到人猿雙腿間跪下,用舌頭舔著人猿的陽具。
  「好老公……今天出外辛苦了嗎……讓小母狗好好服侍你」經過今天的口交,小優的口技已十分了得,把人猿的大陽具舔得火熱,龜頭漲得像棒頭般大。
  小優吞下陽具,高低地吸啜,發出「雪雪」的聲音。小優的大屁股擡得高高的扭動著,雙眼用淫賤的眼力凝視著人猿,小嘴不停吸食著陽具,白滑的饑膚加上飽滿的身形,包上性感野性的豹衣,露出深深的乳溝和兩節精巧的大腿,加上俏麗可愛的臉孔,正跪下爲你口交,天下間那好色的男人能忍得了?更何況眼前是一頭淫慾特強的野獸。人猿爽得精液直噴,一直猖狂地射了快一分鍾才停下來。
  精液多得驚人,小優除了滿臉都是外,連頭髮也有,全身也被精液射得濕淋淋,有點粘搭搭的。
  小優滿足地把精液塗遍全身,再把手指放入口中吸啜,享受著腥味濃烈的精液。人猿雖然才洩了第一陣,但今次的精液太多,也需回一回氣。
  很快,粗大的陽具再次硬硬的直立,小優已上前抱著人猿,和人猿深深的擁吻著。人猿的手也向小優身上遊走,在屁股,巨乳上撫摸,把玩。
  脫去了薄薄的豹衣,人猿把這雙寶貝般的俏麗巨乳,在自己口中啜食。慢慢發硬的乳頭變得異常宏大,大得就好像一粒橡皮擦般,在口中特別好吸啜。
  「嗯……好老公……盡情玩吧……小母狗全身也是屬于你的……嗯啊啊」小優抱著人猿的頭,兩雙白嫩大奶停在人猿的臉上。兩頭人獸一直互相纏綿,人猿那長長的舌頭不斷在小優肉體上打轉,把剛才的精液舔回口中,再把夾雜了口水的精液送回小優的嘴內把它吞下。舌頭再遊回幼嫩的陰道上,由屁眼直舔上陰核的地位。機動的舌頭不停來回打轉,小優高興得抓著自己的大奶子不停地呻吟。
  「啊……啊……唔……嗯嗯……啊啊啊……好老公……你很棒哦……」高潮的淫水氾濫的溢出,人猿把淫水飲了很多,再和小優濕吻,小優正吃著人猿的唾液和自己的淫液。
  「好老公……小母狗等不了……快來幹我……快幹……」全身發熱的小優,張開兩腿,讓人猿插入。整根粗大的陽具漸漸插入,小優等了很久的寶貝終于來了,高興地蕩叫著。人猿壓著嬌小的小優勐幹,性高興的感到太強烈,幹得小優滿頭大汗,不停扭動著身材,有點無私的淫叫著,叫聲在洞外也能聽得很明確。
  人猿高潮了,整支陽具狠狠插入,讓精液全都射入子宮內。結束了抽插,小優漸漸回過神來,躺在地上喘氣。人猿把陽具拔出,還是硬硬的直立著。它把小優拉起,自己坐在石凳上,要小優爲它口交。小優跪著,把兩對大奶夾著粗粗的陽具,不停套著,爲它乳交。人猿初嘗乳交,陽具被兩團軟綿綿的乳房夾住,不停磨著,爽得十分高興的樣子。小優不時用舌頭舔著龜頭,又用嬌騷的眼力刺激人猿,人猿很快地又把精液射向小優的臉上。小優再把精液吃下,表露出滿足的神情。但慾火還未消退,一人一獸持續擁抱,不停地吻著。不久人猿命令小優叭下,握著陽具站在小優身後。小優抓著自己的奶子,擡起屁股,等候著人猿再度的插入。人猿插了,但插的不是陰道,而是屁眼。
  「啊……老公大人……不要幹……這裏會壞的……不要啊……呀……」狹窄的屁眼,被一支龐然大物插入,陽具每進入一寸,都感到被肛門內的肌肉緊緊的包著。如此俏麗的菊穴,是人猿一直想幹的處所。
  「呀……呀……老公大人……不要……你放過我……繞了小母狗……啊啊」陣陣痛疼傳入小優的大腦,但新鮮的快感令小優又很想被插得更入。人猿使勁地推,整支陽具已插了一大半,那小小的屁眼亦被撐得又大又緊,龜頭在內裏與肛門的嫩肉磨擦著。小優眉毛一鎖,雙手抓緊地上的草蓆,忍著粗大的陽具在渺小的肛門。人猿開端抽插,一出一入,每下子都傳出陣陣苦楚,一直不知幹了多久,人猿終于在肛門內射了出來。小優汗流浃背的趴著,等候人猿拔出,但人猿不但沒拔出,還再抽插起來。
  肛門內已被人猿的精注滿,四周嫩肉變得濕滑,所以抽插得比剛才更快。苦楚之後的是一陣陣刺激,麻痺,刺激的感到,小優漸漸感到肛交的樂趣。
  「好老公……幹逝世小母狗……啊啊……小母狗很爽……啊啊……」小優開端享受著,不自覺地呻吟,淫叫起來。人猿愈幹愈快,肛門外的肉環也被插得出出入入。人猿慢慢發出陣陣喘氣聲。
  「好老公……你幹得小母狗很爽……小母狗很幸福……幹逝世我吧……老公大人……」精液濃濃的射入肛門內。事後,小優把從肛門內流出的精液,和人猿一起分享吃掉。他們一直擁抱到天黑,在只有柴火的洞內,他們再次幹起來……小優抱著人猿的頭說:「好老公……我愛你……我們以後一起這幺生活吧」這夜又開端他們的人獸亂交。往後,他們每天也幹6,7次,一直幹到筋疲力竭。白天小優和樹林的動物亂交,晚上與人猿性交,由于精液中的物質,小優對性也愈來愈需要,像吸毒上瘾一樣。
  慢慢小優只吃動物精液,動物的精液令她身材更飽滿,皮膚更幼滑,人猿亦幹得更爽。就這樣小優往後就生活在這一遍無人知曉的人間樂土……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的戀製服女生情結        風騷的新婚女秘書       姐~再讓我多幹妳幾次        少婦的憎恨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雲中鶴淫虐修羅刀        老婆放尿被山民強暴        操別人的女友        在學校倉庫裏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哥哥的貓耳女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