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高贵美艳的东方美姬们的淫堕

精彩内容:

       1

  爐中的火焰已經越燒越旺,這位身著黑衣披風的陌生人疲憊的裹緊自己的衣
裝,渾濁無神的雙眼直視著我,他的聲音隨著木柴的燃燒在壓抑之中變得清晰起
來:「你必須小心,災禍之汗,泰昌拉德已經兵臨綠水江邊,他是震旦有史以來
最爲可怕的敵人和最爲強大的征服者!他的大軍正在整裝待發,期待飲馬綠水江,
統一整個震旦。」

  屋子裏的武林各門派掌門人有些驚慌的竊竊私語起來,我在慌亂之中也夾雜
著一絲懷疑的眼神,我的這位神秘的客人露出摘下風帽,他憔悴的臉上全是虛弱
和酷刑折磨留下的傷痕:「你們並不願意相信我,是嗎?那就聽我講完這位災禍
之汗的故事吧,一切都要從噶喇達這個西域城市說起……」

===================================

  「將軍,此城已被我軍團團圍攻,只要你一聲令下,我軍便可立刻展開進攻!」

  陽光之下,身著黑色劄甲的西域都護府士兵手持長槍,黑壓壓的人群圍住了
燃燒著的孤城,城中死人腐爛的味道在空氣中遊走,數千名訓練有素的都護府精
銳士兵已經圍住噶喇達整整一個月,他們切斷了水源,用投石機砸開了厚重的城
墻,這些身披重甲的戰士們絲毫不懷疑他們的首領能夠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盡
管他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新將。

  徐淩野身披著象征西域都護府河西衛大都督身份的黑金色铠甲,用力踩了一
下軍靴下的馬镫:「傳令衆軍,現在開始立刻向城中發起突擊!務必別放跑了那
個妖女!」

  徐淩野口中的妖女正是這座噶喇達城的主人,艾絲梅旦,沒有人知道這位神
秘的胡姬來自何方,只知道自從她奪取噶喇達之後,周邊的小國便無法阻攔如同
猛獅一般出擊的噶喇達軍隊,紛紛向這位妖豔絕倫的胡姬女王稱臣。

  「衆軍聽令!攻入城中!誅殺天煞妖人!」

  在傳令官的號令之下,六千多名披甲士兵一齊沖入了被圍困多日,早已無力
抵抗的噶喇達城,那些平日威風八面的噶喇達軍隊在河西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城中大街堆滿了噶喇達人的屍體,排成縱隊的河西衛輕而易舉地沖破了這座城市
的最後一道發現,艾絲梅旦的寢宮已經近在咫尺了。

  「兄弟們!沖進去!」

  一個校尉舉起了手中的長劍,想要指揮自己的手下奪得首功,但卻被一陣疾
馳的馬蹄聲跟著的命令制止住了。

  「不準動。」

  徐淩野放慢了馬蹄,戰馬的蹄鐵踏著磚石地板,發出一陣沈悶的響聲,身披
重甲的河西衛大都督翻身下馬,眼光掃了一眼這些士兵:「你們守住這周圍,我
自己一個人進去。」

  「可是……」

  沒有等到解釋,校尉就看見大都督自己一個人走向了巍峨的圓石宮殿。也只
能轉過頭去,讓自己的手下守住這裏了。

  徐淩野並沒有走多久,就在走廊的最盡頭看到了一張奢華輕浮的床幔,他走
上前去,只見那張雕飾精美的床上,一位膚白雪嫩,媚眼如絲的胡姬美人舒展著
自己那雙銷魂絕豔的肉色絲襪美腳,小巧白嫩的玉足貼合著一雙做工精巧的魚嘴
高跟鞋,兩顆滾圓乳白的淫亂蜜乳在薄如蟬翼的紫色紗衣之下還滴落著醇香香媚
的奶汁,在薄紗面罩遮蔽下的嬌豔面容更是美不勝收,紅嫩小巧的櫻桃蜜唇和翡
翠也不能與之比較的靈動清澈美眸渾然一體,妖豔中透著性感成熟,吐氣如蘭的
櫻唇在挑逗妩媚的眼神下看著這位威武的大都督的下半身。那輕輕向上擡起的絲
襪高跟美腳慢慢將濃密的蜜穴黑森林展示給了面前的男人。

  「早就聽說女王陛下妖豔淫蕩而又絕色無雙,今日一見果真如此。」

  徐淩野冷笑著說道,而身體卻坐在了床上,艾絲梅旦輕吐朱唇,幫徐淩野解
開了厚重的盔甲,而後將那銷魂柔軟的紅唇貼在了腥臭溫熱的龜頭上,親吻著男
人的雞巴,淫蕩的女王的美手輕輕握住肉棒:「果然……啊……大都督,你果然
會自己一個人來這裏呢……唔……!」

  艾絲梅旦晃蕩著自己那挺翹滾圓的淫亂奶子,櫻桃小嘴含住了徐淩野的龜頭,
徐淩野的雞巴將美豔絕倫的胡姬的小嘴完全塞滿了,艾絲梅旦難受地發出嗚嗚的
聲音,但卻將蜜水橫流的雪白屁股翹的更高了,櫻桃小口輕輕舔弄著征服了自己
的大將軍的雞巴,丁香小舌輕輕勾住包皮向上翻去,那根奸汙著女王小嘴的猙獰
雞巴在溫熱柔軟的蜜唇中抖動起來,女王輕輕吐出肉棒,然後輕輕又再含住,雙
眼迷離地擡頭看著雄偉壯碩的大將軍:「徐都督……一個人來找我……哈……咕
……是因爲你發現了什麽了嗎……還是說,你只想要把我這個淫蕩騷賤的女王變
成公共性奴便器,自己先享受了再賣到妓院裏面去呢?」

  「哼,我就知道前幾天的事情和你有關,你是從哪裏得到了那些可怕的天煞
的幫助的?」

  「別急嘛……等你在這裏把我強奸完之後再問也不急哦~」

  女王閉上翡翠美眸,專心地舔著面前男人的雞巴,只是輕輕一吸,女王就感
到雞巴在自己的口中跳動著想要射出精液來,艾絲梅旦緊緊吸住奸淫著自己的大
雞巴,肉棒抖動著想要射出濃稠的白色黏汁,風情萬種的胡姬輕輕吐出了雞巴,
而後微微睜開美眸,用雙手將滾圓雪白的奶球托住,讓那瀑布一般滾燙的精液全
部潑灑在自己淺棕色的叁千青絲和沈魚落雁的妖冶俏臉上,精液撲打在艾絲梅旦
臉上的同時,婊子胡姬女王又含住男人的龜頭,讓過量的精液灌滿了自己的小口,
而後在大將軍的面前用纖纖玉手接住了混合著精液與唾液的流水。並且伸出了兩
條渾圓修長的性感絲襪美腳,將濃密的黑森林主動送到了徐淩野的雞巴前面,徐
淩野一把壓住了女王秀麗纖細的玉肩,而後將已經射完精卻還沒有軟下來的肉棒
直接塞進了女王的騷浪蜜穴之中!

  「唔!妾身……妾身的小騷穴被大將軍的肉棒全部插進去了!!好滿……好
大……唔唔!」

  徐淩野從沒有和這麽角色嬌豔的女人做愛過,艾絲梅旦那雙勾魂的性感絲襪
美腳輕輕勾住了徐淩野的脖子,胡姬那窄小緊致的蜜穴雖然明顯已經被千人騎萬
人操過,但淺咖啡色的騷穴已經緊致水嫩,端莊高貴的女王此時只是被男人奸汙
的妓女,艾絲梅旦忘情地發出淫浪無比的呻吟:「啊……好哥哥……妾身的騷穴
被好哥哥幹的好舒服,好老公的雞巴要把妾身操成名副其實的性奴了……啊……
啊……」

  艾絲梅旦忍受著被男人粗暴插入的巨大痛苦,天生有著窄小性感的小穴與菊
穴的艾絲梅旦每一次和人做愛都要忍受巨大的痛苦,可是也正因如此,淫亂的女
王從做愛中獲得了莫大的快樂。敏感的奶子被插得一晃一晃的同時也流出了醇香
濃厚的奶汁,艾絲梅旦看著小穴不斷被粗大的肉棒進進出出著,徐淩野這根粗大
到難以想象的雞巴每一次塞入都要讓艾絲梅旦流下眼淚,但小嘴中卻喊得越來越
騷。徐淩野向前不斷抽動著自己的大雞巴,艾絲梅旦疼的淚眼汪汪,但徐淩野卻
此刻一點也不想要惜香憐玉,他抱著香媚柔軟的女王玉體,將她擺成了母狗的造
型,馴服的女王媚眼如絲地帶著淫浪的微笑看著強奸了自己的大將軍,溫柔地用
手輕輕握住年輕男子的肉棒:「要從……這裏直接插進去哦……會更爽的……」

  就在女王美手握住堅硬肉棒插進自己小穴的一剎那,徐淩野感覺到這位被自
己奸汙的女王的陰蒂傳來一陣類似金屬的冰涼觸感,而後,在極端的情欲刺激下,
女王的花蕾和自己的馬眼一起抵達了高潮!

  「啊啊啊啊!!!!!高……高潮了……艾絲梅旦去了啊啊啊啊!」

  滾燙腥臭的精液盡數灌入了艾絲梅旦的蜜穴,浸泡在精液海洋中的蜜穴滴落
出了分不清是女人蜜汁還是男人精液的乳白色液體,艾絲梅旦將淫穴貼在精液之
上,輕輕伸出妩媚的白嫩玉足:「現在……可以告訴你那天的事情了……」

  艾絲梅旦所說的【那天的事情】就是十天前協助西域都護府征討噶喇達的木
也托斯騎兵全滅的事情,本來木也托斯人的部隊作爲西域都護府的僕從軍,已經
快要擊破噶喇達的外圍部隊,卻突然在一夜之間消失無蹤。雖然徐淩野封鎖了消
息,但是就連他自己也知道,這絕對不是人類可以辦到的事情。

  艾絲梅旦輕輕挽住剛剛淫辱了自己的男人的脖子,徐淩野捏揉把玩著這位絕
色胡姬的大白兔,語氣有點急促:「到底是什麽?」

  「別急嘛……事情很簡單,我只不過是求得了天煞的幫助,讓天煞魔君幫助
我用無量業火燒死了那些木也托斯人……當然,這也是爲了引誘你前來找我……」

  「天煞魔君?我以爲那只是個傳說……」

  艾絲梅旦輕輕用柔軟的蜜唇吻住了徐淩野:「很多人都這樣以爲……但實際
上魔君是真實存在的神明,正是他賜予我的力量讓我能成爲噶喇達的女皇,否則
……你認爲我這麽一個柔弱的女子,能夠不被抓去輪奸蹂躏成腦子壞掉的肉便妓
女就是萬幸了,怎麽還能殺死原來的噶喇達國王呢?」

  「你說這麽多,到底是爲了什麽?我要怎麽相信你?」

  艾絲梅旦輕輕撕開自己的薄紗衣裙,全身赤裸地面對著徐淩野,那雙光滑細
膩的玉蔥美手輕輕握住發硬的雞巴,溫柔地撫摸著睪丸與肉棒,時不時還輕輕按
壓著殘留著精液的馬眼。

  「你可以把你的士兵叫來,我給你示範一下無量業火的力量,我需要你……
我們兩個各取所需,你想要成爲西域都護府大將軍,甚至不止于此,你渴望無邊
的權力,不是嗎?還有……你那風姿卓韻的親生母親,以及你那高貴冷豔的嫡母,
你想要把這兩個大美人脫光衣服,讓她們哭著舔你的雞巴,不是嗎?」

  徐淩野的臉色微微一變,不過他隨即將頭轉向了圓石宮殿門口的位置:「進
來!」

  四名身披盔甲的武士很快就走了進來,當他們看到衣著不整的大都督與妖豔
動人的胡姬女王的時候,不由得一陣慌亂,但是很快就恢複了過來,連忙鞠躬行
禮:「大都督!」

  「該你了。」

  在徐淩野的面前,赤身裸體的絕色舞姬輕輕伸出手指,隨後,在悠揚空靈的
咒語之中,大都督看見了騰空而起的散發著鐵鏽味道的火焰將四個衛士燒得精光,
而他們甚至沒有說出一句話。

  「看見了嗎,這便是天煞之主賜予我的力量,而如果你加入我們的行列,你
會獲得更多的……」

  徐淩野沒有答話,只是壓倒了絕色嬌豔的女王陛下,在她的淫浪的微笑中,
再一次將陽具插入了她的櫻桃紅唇之中……

===================================

  與此同時……

  在蒼涼的漠北,唯一還有綠水園林的便是都護府駐地靈州城,在威嚴高大的
大將軍府後花園之中,春色無邊的好戲正在上演。

  一位絲質長裙下不著寸縷的中年美婦人妻羞紅著俏美的小臉,一雙白絲美腳
夾住滾燙的肉棒,身後的年輕男子肆意地在美婦的絲襪美足之間抽插揉搓,美婦
的小手輕輕握住男人的雞巴,美目神色迷離地帶著哀傷的神情看著淫辱著自己的
肉棒。

  「啊……不……不要插那麽快,淩夷,小媽的下面變得好熱……唔……!」

  「哈哈,我親愛的小媽,恐怕二弟還不知道他出征在外的時候,自己的哥哥
正在幹他漂亮的親娘吧!」

  「不……要說了……啊……!」

  徐淩夷的小兄弟已經翹的十分厲害,在他懷中被肆意蹂躏奸汙的正是在外出
征的河西衛大都督徐淩野的生身母親,都護府大將軍徐子栄的側室蘇柔憫,這位
清純端莊的成熟美人妻那一頭烏黑的青絲和挺翹滾圓的奶子與修長的白絲玉足無
一不是色膽包天的徐淩夷的最愛,趁著父親忙于對抗蒙特人的屢屢東征,徐淩夷
在蘇柔憫的閨房中強奸了這位美豔溫柔的端莊貴婦,並且日夜變本加厲地玩弄蘇
柔憫。

  蘇柔憫輕輕用纖纖玉手籠住徐淩夷的龜頭,用食指從下面點住將軍公子的肉
棒,輕輕擡上去將馬眼對準前方,而後千姿百媚地揉搓著徐淩夷的龜頭:「啊
……好兒子……肉棒又熱又大……娘親好想你現在就射在娘親的這對大奶子上,
啊……好舒服……」

  被江南才女柔情百媚地握住雞巴手淫的徐淩夷彈跳著自己的雞巴,雙手肆意
地探入一絲不挂的香媚人妻的雪白玉體之中,輕輕掐住蘇柔憫極其敏感的乳頭,
微微擠捏揉弄著中年美婦嬌嫩性感的敏感美乳,蘇柔憫不由得吐氣如蘭,雙手更
加賣力地撸動著義子的包皮,摸著義母溫軟香糯的奶子的徐淩夷只感覺肉棒在美
婦的手淫中越來越想要噴射出去,顯然蘇柔憫也摸著彈跳的大雞巴,感受到義子
就要射精,于是輕輕將包皮拉上,陶醉地握住手中粗大猙獰的腥臭雞巴,任由自
己的白絲美手被精液完全浸濕。

  「射了……好多呢……娘親的手被淩夷射的滿手都是呢……」

  眼見從美婦手中滴落下來的精液,剛射完精的徐淩夷還不滿足,對她而言,
面前這位美嬌娘實在太過誘人可愛了,讓人根本無法忍住反複奸淫淫辱她的欲望,
徐淩夷的雞巴指著前方,從馬眼處不斷滴下乳白色的粘稠液體,貪婪地抱起軟媚
的美人貴婦,用大雞巴蹭著美婦雪白無毛的白虎小穴,將她放在假山上坐下,而
後挺起自己的雞巴:「母親,用你的絲襪騷蹄子幫兒子再撸一邊吧。」

  「小色鬼……這樣好色啊……」

  面色泛羞的蘇柔憫被徐淩夷粗暴地脫下了長裙,那雙白絲美腳輕輕踩住了如
同鐵棒一樣粗硬的男人雞巴,美婦的清澈烏黑美眸中泛著羞恥淫亂的暧昧,兩只
白絲美腳分別踩住龜頭和睪丸,柔嫩的絲襪腳心輕輕摩擦著肉棒的龜頭,另一只
美足踢踏著徐公子的睪丸,柔嫩芳香的美足踐踏讓色欲的雞巴更加充血膨脹了起
來,美婦輕輕向下踩著徐淩夷的龜頭,按壓著敏感的馬眼,上下搓動著徐淩夷的
包皮:「硬硬的……頂的娘親好難受啊……唔……好燙的雞巴……」

  擡頭向上望,徐淩夷可以看見那若隱若現的美婦蜜穴正在滴落著興奮的蜜汁,
蘇柔憫那張櫻桃蜜唇吐出的溫熱香媚氣體催動著徐淩夷胯下的肉棒更加,美婦的
白絲美腳合攏在一起,抵住肉棒的下面將猙獰的陽具擡起,馬眼對準自己賣力地
撥弄著男人的包皮,包皮一張一合給徐淩夷帶來的刺激實在是太爽快了,加之蘇
柔憫故意用酥媚入骨的小手揉搓著自己挺翹豐滿的奶子,小手上還沾染著徐淩夷
剛剛射出來的精液,那根粗大的雞巴挺得越來越高,蘇柔憫輕輕將絲襪美腳抵住
龜頭,而後露出騷媚入骨的淫浪媚眼:「親兒子的肉棒……好大……要肏死柔憫
騷貨了……在白絲襪腳上一抖一抖的……絲襪都被精液給打濕了……唔……好燙
……」

  蘇柔憫輕輕轉身,將生育過後渾圓挺翹的雪白嫩臀展示給了徐淩夷,流淌著
花蜜的淫穴勾引著徐淩夷的肉棒不斷膨脹變大,他再也無法忍住湧上馬眼的精液,
在蘇柔憫的白絲美腳的足交撸動下,將自己的精液盡數射到了這位風姿卓韻的成
熟美婦的美臀上,抖動的雞巴將流淌下來的精液染濕了蘇柔憫的白色絲襪,蘇柔
憫不由得輕輕呻吟出聲:「小冤家……真是的,精液都射到了娘親的屁股上面了
……唔·……!」

  蘇柔憫被徐淩夷猛地一把抱起,隨即徐淩夷不由分說地將自己滾燙的雞巴一
下子狠狠插進了了蘇柔憫的淫穴深處,蘇柔憫不由得杏眼圓睜,嬌媚入骨的騷浪
淫叫簡直要讓徐淩夷的骨頭都化了,徐淩夷抱住蘇柔憫的雪白美臀,挺動著自己
的雞巴攪弄著義母濕潤緊致的陰道。蘇柔憫不由得臉紅心跳:「啊……好……好
快……太快了!好娘親被你插得下面一直流水……慢……慢一點啊……娘親只給
你一個人操……不……不要用大雞巴插娘親插得這麽狠·……唔啊……!」

  面對懷中美婦玉人的哀求,徐淩夷根本不以爲意,他此時已經完全被勾引起
了侵犯的欲望,他只享受自己奸淫義母的背德快感,徐淩夷貪婪地含住蘇柔憫的
奶子,猛地一吸,蘇柔憫不由得嬌吟出聲,小穴在奶子被吮吸的同時一直被義子
的雞巴捅到了花心的最深處,蘇柔憫軟媚溫香的美乳被徐淩夷的舌頭舔弄地瘙癢
難耐,美婦被奸汙著蜜穴的同時又被吮吸著極其敏感的奶子,下身越來越強的暴
漲的沖擊感和絲絲流出的奶汁都讓美婦的嬌媚玉體更加誘惑迷人,柔憫的紅唇輕
啓,淫言浪語放聲不絕:「好哥哥……把柔憫幹死啊……在柔憫的小騷穴裏面射
出啊……讓娘親當好哥哥的騷夫人……唔……!」

  從白絲美婦的真空蜜穴處,無數的精液從粗暴地填滿了蘇柔憫的陰道的雞巴
中射出,過量的精液直接灌滿了蘇柔憫的子宮花心,蘇柔憫嬌顫著被徐淩夷握住
白絲美腳,高高擡起,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園林之中從淫水泛濫的騷穴之中四散噴
出了成熟騷美的蜜汁,蘇柔憫放浪淫蕩的呻吟變得更加快樂與酥媚,最後一片遮
住美婦絕世曼妙的胴體的布片被撕開,嬌羞的蘇柔憫在白天裸露著白嫩細膩的肌
膚,用手托住溫香軟玉的噴奶母乳,溫柔地含住了義子的肉棒,下一輪做愛又開
始了,在徐淩夷射滿自己的小嘴之後,蘇柔憫溫順地被捆綁到了房間內的處刑台
上,赤身裸體地迎接接下來的殘酷性愛……

===================================

  「長久以來……混沌的勢力都未曾侵入震旦,他們曾史無前例地動用了二十
五萬大軍進攻長城,卻依舊敗走在龍帝的偉力之下,但現在,時代已經轉動,末
代龍帝的消失,混沌戰帥的崛起,都讓混沌開始利用震旦分裂的風雲,將一位災
禍的可汗推向古老的帝國」

  合上書本,木精靈王阿爾特洛西斯看到自己的兒子,未來的木精靈之王克羅
奧文斯走入寢宮之中:「您這麽晚了還沒有睡,是有什麽政務要處理嗎?」

  「哦,並非如此,我正在記錄泰昌拉德大汗的崛起,要知道,泰昌拉德是東
方最強大的混沌君主,他的曆史充滿了黑暗與血腥,坐下,兒子,我必須讓你知
道,我們的敵人到底如何。」